Skip to main content

深圳租房鄙视链:住青年公寓的看不起住劏房的住劏房的看不起住农民房的

  住是深圳人的大事,对1400万深圳租客而言,“租个什么房子”一直是大家焦头烂额的问题。就像这个世界的所有东西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租房也不例外。

  也许没有一个搬出城中村的深圳人会怀念城中村,但每一个新来的深圳人都面临过一个选择:要不要住城中村。

  在南山科技园上班的程序员是宝安西乡固戍一带农民房的重要租客来源,他们白天在科技园的大厦里写下一行行改变世界的代码,夜晚则回到漆黑破旧的城中村,身上亘古不变的运动T恤和双肩背包让他们和城中村和谐地融为了一体。他们享受着这种踢踏着人字拖走在泥泞路面上的生活,也甘之如饴地在墙壁脱落的房间里玩着最近火爆朋友圈的游戏。

  和这些程序员不同,白衬衣高跟鞋的福田白领似乎和这些腌臜的环境不该扯上任何关系。他们在夜幕降临时从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区域走出来,却要挤上龙华线这条深圳最可怕的地铁线,象征着光鲜与亮丽的高跟鞋此刻已成了最大的累赘。下车后,他们还要蹬着高跟往城中村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走去,精致的妆容似乎与周围格格不入,却又融合在一起。

  五块钱一碗的酸辣粉,是你能在深圳找到的最低物价;一应俱全的百货店,可以媲美某宝。租住在城中村里的年轻人或许会觉得自己处于这条租房鄙视链的底端,或许正盘算着从这个单间搬到隔壁的一室一厅里去。

  一套不到100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断成8个房间,还有些甚至在阳台上摆了一张床,每个房间不足6平米。

  在科技园附近的凯丽花园或深南花园,以及车公庙附近的上下沙农民房里,你会见到很多这样的房子。它们通常被称为劏房,附近上班族密集就是这类房子存在的资本,也是它们能挤上这条租房鄙视链的重要原因。

  科技园的10个单身码农里,有8个选择住在宝安的农民房,还有两个就会在附近租个劏房。选择这样看起来有些憋屈的生活,一是为了上下班近、节省通勤时间,二是为了减少支出,让自己的里能够存下更多的钱。

  ▲ 科技园周边的凯丽花园,部分房源已被发展商收购。曾经这里每间房都蜗居着近十个高薪的科技园白领。

  租住在劏房里的年轻人,热爱工作大过生活。他们无暇思考自己是否处在租房鄙视链的哪一端,23点打卡下班,回到这狭窄的空间里就匆匆睡下。

  每当看着卡里的余额在缓慢增长,离自己在老家准备买的那套房子距离又近了一些,躺在这张连转身都难的床上,虽然屋子里没有光,也会觉得亮堂。

  在这条租房鄙视链中,青年公寓无疑是在链条的上端的。被标榜为“年轻人租住生活新方式”的各色青年公寓,是来深圳的许多年轻人的流行选择。

  小情侣选择住在这里,因为或日式或北欧的装修风格,满足了他们对未来小家的美好幻想;闺蜜合租在这里,因为相对完善的管理和设施给了她们足够的安全感;当然也有选择一个人单独住的,他们可能是在附近上班的白领,宁愿花一个月三分之一的工资在租房上,也不愿意用一个小时时间挤地铁,他们觉得那是笔不精明的投资。

  住在青年公寓的年轻人对生活质量有着一定追求,他们从宜家采购回来一些收纳与摆设,按照朋友圈热文里教的那样装扮这间租来的房子。拍照是一定要的,配文里也总少不了这句话: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

  他们享受这种一群年轻人同住在一起的感觉,虽然公寓组织的烧烤活动不怎参与,大堂的公共休息区,也不太去。

  也有些人一不小心就住进了“黑公寓”,“精装公寓”层高不足2米,粗糙的装修,没有粉刷均匀的墙面,窗户甚至没有玻璃。这些挂着“全新酒店公寓”的农民房,周边巷道泥泞不堪,电线纵横交错。

  深圳哪里的孩子最多,不是幼儿园,而是小区。随便走进一个普通小区,你都可以在花园里看到一群又一群的小孩、交头接耳的大妈以及正在散步的孕妇。

  但这些人都不是承担房租的人,真正背负房租压力的是那对年轻的夫妇,他们可能在福田的金融中心上班,也可能是南山互联网公司里的技术经理,工作大概三五年了,年初刚刚升任了部门领导,管着三五个人,结婚正一年,孩子尚在肚子里。

  他们从来不觉得租在小区是爬上了这条鄙视链的顶端,因为他们自己其实并不在意是租住在小区还是农民房里。但一旦想到将来孩子可能要在脏乱差的城中村里长大,他们还是咬咬牙搬进了小区,住进了两室一厅的电梯房。

  也有很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会选择搬进小区,通常是以合租的形式。对他们而言,宽阔的阳台、偌大的厨房,满足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所有想象。虽然也许会有合租的尴尬、室友的矛盾,但在租房环境面前,似乎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不过相比于租房,他们更梦想有朝一日能像他们的房东一样,在这寸土寸金的深圳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房。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过着大部分深圳人的理想生活,坐在宽阔的房子里抖腿哼歌喝咖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就是在深圳的外国人。

  蛇口,因为绿化高、环境好而成为了老外们的首选,这里相当于老外们的“唐人街”,虽然多金的他们面对深圳的房价同样唏嘘不已,但这并不会阻碍他们对居住环境和生活配套的要求,他们会为了追求舒适而将3室的房子打通成一室,每月支付15000-35000元的租金,只为了不牺牲生活品质。

  华侨城片区的锦绣花园、波托菲诺等楼盘内,是老外们的第二选择。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华侨城里开有工作室,凭借他们不同于中国的生活观念和对艺术的的理解,使这里的艺术氛围变的更有味道。

  福田的东海社区是标准的韩人圈,不到一公里就会聚集三家韩国杂货家、几家韩国料理店和理发店。每到下午时分,社区商业街的广场上就能听到不少说着韩语的家庭主妇在一起交谈。

  尽管来到了异国他乡,他们依然过着在国外的生活,生活圈仅限于居住和工作的范围内。他们大概从来不会知道,自己已经悄然爬上了深圳租房鄙视链的最顶端。

  爬上这条链子顶端的,其实还有一类人。他们在深圳租房,一租就是十几二十年。可能是一家老小租在城中村里,对这间农民房,他们比房东更有发言权。也可能是深圳的某个小区,某间租来的房子里是某个十几岁孩子的所有成长记忆。共同的是,他们在租来的房子里过出了一点儿也不像租来的生活。这十几平几十平租来的房子,就是他们的家。

  也有一些人,对他们而言已经超越了租房本身,把租房当做体验人生,什么类型的房子都体验了,什么类型的人都遇上了,大概这就是租房老司机的最高境界吧。

  无论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生活都不该因租房而失色。这条鄙视链看似与我们每一位深圳租客息息相关,其实又和我们毫无关系。不管处在这条租房链条的哪一端,都不妨碍有一颗向上的心。

上一篇: 深圳租房鄙视链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