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傲江山:跑步路演 一公里能聊点啥?

  央广网北京4月25日消息(记者张奥 实习记者卢薇帆)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创业者会抓住一切机会说服投资人,哪怕他在跑步。风云天使基金曾搞过一次“一公里路演”,创业者可以去和投资人跑上一段,利用这其中的时间展示项目,争取融资。

  于飞:平时跑就是五六分钟,我们团队每周都会有一次跑步,每周五会有健康日活动,所以我跑步还可以,那天跟投资人聊,就会降低速度,跑了10分钟左右。

  于飞:那种情况下人会比较多,跑出去会有一群人,但跟着梯队有些人跑得快,像候继勇跑的就比较快。浩涌我抓到他就跟他介绍我们的项目,跟做路演是一样的,需要很短的时间打动他。

  先介绍自己的企业,宜生到家是做上门推拿服务的O2O的企业,具体细节现在是什么样的体量,A轮每天的日订单在1000多单的规模,每天的流水在400、500万的服务。做了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每天营业的内容包括中医推拿、小儿推拿、康复理疗,产后的条例,这些服务的类别。我们认为互联网按摩这块,当时不被看好,他就问我,你这个还有机会吗?你能做成多大的体量。我当时说,我们未来的目标希望能够做成一个有30万技师的日单在几百万单规模的平台。互联网逻辑,像滴滴一样的逻辑和模式,当时已经有几百万的驾驶员,每天的订单量到千万单级别了。

  叶峰涛:我跑得时候,主要跟风云天使的侯继勇老师聊,为什么跟他聊?因为他也是媒体人背景的投资人,我作为一个90后聊项目,他会有一点质疑,觉得你对这个行业了解不了解。所以我一开始跟他聊了我眼中的媒体,我眼中媒体的未来会怎么样,说实话聊了比较大的东西,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侯继勇老师发现我对于媒体有自己的想法。

  于飞:宜生到家不是追风口。在2014年、2015年的时候,O2O的风潮来临,很多创业伙伴都去效仿。这些创业者大多数对按摩行业没有更多的经验,但刚好我是互联网行业中最懂按摩的,也是按摩行业最懂互联网的。宜生到家跟其他的O2O不同的原因,是并不把自己局限在按摩上,更多聚焦于健康的需求。

  于飞:补贴还存在,现在首单补贴68块钱,还是比较高的。每天可能有几百个新用户用我们的服务。但从BMI用户的流程分析,我们订单里70%左右都是老用户贡献的,所以在技师端方面已经盈利了。

  老刘也曾在按摩O2O创业,可今年3月,他决定终止这一项目,对于宜生到家,他提出了几点自己的看法?

  于飞:一直没有免费过,最低9块9,现在不免费,每个月实际应收到账的钱物基本千万级别了,(时付比)从去年的9块9的上升到100元,这期间用户也并没有流失。

  于飞:这是规模化和不规模化的问题,在北京已经有400多个技师,基本上会在短时间内服务它的订单,,5%左右的迟到率,并且迟到时间不会特别长,所以迟到率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于飞:现在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上市,都具有比较大的市场占有率。从成本的角度来讲,开一个门店,日单是2000单左右,每个月运营维护成本100多万。但如果在线下开传统门店的线万维护我2000单的接待能力,完全有巨大的成本差。如果没去深入了解是无法体会其中的利益与乐趣。还没完全试过,吃个桃子皮就说桃子是酸的,我觉得完全没有道理。

  叶峰涛:掌柜功率是垂直于餐饮行业的一个媒体,给餐饮的经营者,职业人提供经营的攻略,基于媒体的内容,会推出其他增值的服务。他们的用户是针对低端的,而我们针对的用户是商户、而不是消费者。

  叶峰涛:用一句话来总结我们的商业模式,就是有市场决策能力的人,服务中小的餐饮服务者。 2016年推出了一个新的业务叫勺子商学院。掌柜攻略是输出了一个观点和趋势性的内容,而商学院输出方,因为我们发现,真正做餐饮还是需要一些系统的课程。这就是我们的模式。

  叶峰涛:单是我们做项目的时候,就考虑到传统媒体的盈利方式,是通过广告的方式去做。但我认为未来的媒体会有新的商业机会,就是说你做的领域越垂直,越跟行业领域接触越多,越切入到交易链,你的机会就越大。我们要做的东西就是影响餐饮的低端,商户端这个资源,媒体的广告业务不是主营业务,未来在通过媒体入口进去之后,提供服务才未来的最主要的盈利方式。

  于飞:现在媒体已经开始进化,原来传统信息发布平台,变成在交易环节尝试新方式,其实媒体已经成为产业链中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更上游的延伸,而不是所谓简单的信息发布平台。

  2、你们的定位到底是什么?咨询公司、行业协会、整合宣传平台?可每一家互联网餐厅都是一个成熟的自媒体,到底是2B还是2C?

  叶峰涛:媒体是流量的入口,是低成本获取用户的方式。您这边提到咨询公司行业协会,和整合宣传平台,我觉得都不能准确定义我们,掌柜攻略是一个媒体+服务的机构,它不是协会,却跟协会有合作关系。它也不是一个整合宣传平台,从开始到现在,并没有写过一篇软文,没有发过一篇付费的稿子。

  3、黄太吉有自己的外卖平台,他们已经聚集起了相当多的商家,如何不让你的生意被这类平台型的企业抢走?

  叶峰涛:这个类比还是蛮有意思的,我们和他们是两个不同维度的创业,他们是体量相当大的一个公司,黄太吉更多是做外卖平台,做增量价值,但我们做的更多是服务的平台,一个中心,会聚集第三方餐饮商铺在我们的平台上,我们中间做一个撮合的角色。本质上,跟黄太吉是没有冲突的。

  于飞:在最短的时间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特点说出来,投资人听不听你往下的十分钟言论,取决于最开始的一分钟。

  叶峰涛:我跟投资人说,餐饮人非常需要我们这样的服务,我觉得未来很有空间,其实把未来的空间讲清楚了,他是会有进一步听下去的的。

  于飞:我们A轮投资人是长期使用我们产品的用户,他觉得我们的服务特别好,找到我们。到后期我们更多是靠一些专业的机构,FA这样的机构,帮我们做更精准的连接。

  叶峰涛:我觉得天使轮之后,做路演不是一个最主流的方式,因为你做出自己的模式,跑出了一定的成绩,要在很多人面前去说,你也会担心,是不是会被竞争对手给抄到。所以专业的FA机构或者是在你所做领域的产业链上相关定点找投资人,这样比较靠谱。

  于飞:今年来看,略微比去年年底有回暖,但整体来说整个市场还是比较冷,就是出手的意愿和本身资金量和估值,都比去年上半年之前,2015年6月份之前,和2014年这个时间冷得多。

  叶峰涛:明显感觉到在谈第二轮融资的时候,在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它整个的环境特别不好,有很多的基金,它不太投项目了,而且比较谨慎的项目,它的资金量比较小,估值也被压下来了。

  重庆渝北区女性微企创业者联盟近日成立,140家由女性担任主要负责人的微企成为联盟首批成员。联盟还将在扶持、政策宣传、典型培养等方面为女性创业者提供支持。

  目前品果旗下的手机摄影应用Camera360在全球拥有超过5亿用户,而今年,已是徐灏在成都高新区创业的第五个年头。据悉, 2015年,成都高新区新增各类在孵科技型初创企业3020家,同比增长300%,在孵企业累计已近6730家,孵化体系建设水平位居四川省首位、全国前列,各类创业人才加速聚集。

  休杰克曼从90米高台俯身跳下的片段,是这部电影最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部分之一,很多观众都称,狼叔在这部电影里简直帅呆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微信